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我的留学生活
美国农业部天然产物应用研究所留学感想  
发布时间:2015-03-1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作者:姬志勤
  我是植物保护学院农药学专业教工。在“2013年国家公派高级研究学者及访问学者(含博士后)项目”的资助下,于2014年2月至2015年2月赴美国农业部天然产物应用研究所(USDA/ARS Natural Products Utilization Research Unit)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访问学习。国外单位合作导师为Charles L. Cantrell研究员,主要从事天然产物农药的研究与开发。短短的1年时间,不仅仅在科研方面有了较大收获,同时也深深的被美国大学良好的学术氛围和校园文化所感染。访学期间,积极参加相关学术交流活动和国际会议,参观相关实验室,与国内外同行建立了良好的交流关系,为以后的互相学习和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一、 学习、科研与生活情况
  美国农业部天然产物应用研究所位于密西西比州的北部小镇oxford,小镇只所以得名是因为这里有密州的第一所公立大学密西西比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ssissippi),也称OLE MISS。当时建校时立志把密大发展成英国的牛津大学,因此就用oxford命名了这个小镇。小镇位于美国南部,这里的气候宜人,环境非常好,密大校园也被评为全美最美大学校园之一。
  农业部天然产物应用研究所与密西西比大学的药学院位于同一栋建筑内,与美国国家天然产物研究中心共享所有的实验设备。整个建筑包括地下一层,地上三层,三楼属于化学实验室,包括仪器分析、有机合成和天然产物分离等实验室,二楼为生物实验室,包括杀菌剂、杀虫剂和除草剂生物测定实验室,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等,一楼为行政办公室和研究所的图书馆,地下一层为动物实验室,包括人类疾病的相关药物筛选平台。
  我的实验室在三楼天然产物分离实验室,该实验室的研究任务是从植物提取物中分离鉴定农药活性成分。实验室仪器条件非常完备,装备有中压制备液相色谱,分析型和制备型高效液相色谱,气质联用仪,液质联用仪等分离所需仪器。本楼层还有1套400兆核磁,2套500兆核磁和1套600兆核磁,仪器对所有人员开放。
  经过和导师讨论,确定了让我承担两种植物的5种提取物的分离和结构鉴定工作。完成了Pieca schrenkiana植物提取物中抑菌活性成分的分离工作,从中分离得到9个化合物,并完成了其中8个化合物的结构鉴定,初步明确了该植物提取物中的主要活性成分为萜类化合物―去氢松香酸(dehydroabietic acid)。完成了Allium schubertii地上部分,地下部分甲醇及二氯甲烷提取物的活性成分分离工作。二氯甲烷提取物极性很小,主要采用常规硅胶柱层析和中压制备液相色谱技术进行分离,以正己烷/乙酸乙酯为洗脱溶剂,主要分离到烷烃类化合物9个,脂肪酸和不饱和脂肪酸6个,芳香酸酯类化合物4个;地下组织乙醇提取物由中等极性和强极性化合物组成,主要采用常规硅胶柱层析和反相高效液相色谱技术进行分离,得到3个甾体皂素类化合物,从极性段分离得到10个寡糖化合物;地上组织乙醇提取物几乎全为水溶性化合物,主要采用反相高效液相色谱和离子交换树脂层析技术进行分离纯化,得到8个寡糖化合物。
  8月2日至8月6日在本单位所在地牛津参加由密西西比大学药学院主办的第55届美国生药学会年会和第14届国际植物学科学会议。该会议共有来自全球87个国家的代表与会,大会交流了植物和微生物源天然产物的最新研究进展,其中多种新型仪器联用技术、分子生物学技术在天然产物研究中的应用等方面的研究报告是大会的主要亮点。本人所在美国农业部农业科学研究院天然产物应用研究所首席科学家主持了天然产物农药分会场讨论,来自巴西、德国和美国的几位科学家分别介绍了各自国家天然产物农药研究的现状。通过参会,我聆听到了本学科领域的前沿研究进展,同时也增强了我对于我国天然产物农药研究的信心。
  美国的校园文化活动非常丰富,最为突出的是体育类活动,进入美式橄榄球赛季后,只要主场有比赛,那么整个周末校园里都非常热闹,我也是首次知道校际橄榄球比赛的门票要比美国全国篮球职业联赛NBA的球票还贵,其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二、个人心得体会与建议
  一年的访学生活过的飞快,总体感觉国内高校在硬件方面已经接近国外高校,该有的仪器都有,但在数量上和使用方便程度上还有很大差距。在实验室管理方面,国外高校还是做得比较到位,比如人员的安全培训,固体、液体废弃物的分类处理等都比国内要好,值得我们借鉴。另外也发现在天然产物化学研究领域,国外与国内都存在重复低效的问题,我分离的两种植物尽管完成了预定实验任务,但并没有发现新的化合物,也没有发现已知化合物的新生物活性,所以很难说研究结果对于学术发展有何意义。另外很关键的一点是出国后发现语言能力还是一个很大的制约因素,虽然有关实验技术的交流和沟通不存在太大的问题,但远达不到自如交流的程度。
  总体而言,一年的访问学习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目的,开阔了视野,扩大了交流,让我从生活、科研以及人文等各方面都有了提高。

更多>>新闻速递